更好地指导和规范商业保险公司与各地基本医保
分类:健康 热度:

  尽管保费增速很乐观,但健康险仍有很大提升空间。海通证券研报指出,目前我国保险的保障型缺口仍然较大,而医疗支出占比GDP的增加能提高健康险深度。2016年中国医疗支出/GDP仅为4.95%,但上升趋势明显。此外,由于我国的个人医疗费用支出远高于发达国家水平,商业健康险(主要是重疾险+医疗险)将作为支付方式伴随着医疗支出的增长而持续发展。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商业健康保险问题研究及政策建议课题研究报告》预测,若以2012年至2017年间保费收入五年复合增长率达38%为依据,可以预计到2020年时,健康保险市场规模将超越1万亿元。

  健康险的发展不单纯是保险产品的开发与销售,更多的是多产业融合下的健康服务链和利益共享链。但目前我国存在社保部门、公立医院对医疗数据的垄断问题,亟需由政府牵头,建立医疗数据共享和更新机制,打破医疗“信息孤岛”,更好地指导和规范商业保险公司与各地基本医保、医疗机构就医疗信息进行系统对接,实现信息交流共享。

  上市险企新业务价值增速(NBV)有望实现10%左右的增速。但对健康险市场的预判则要乐观很多,认为首年保费增长仍然存在较大的压力。社会医疗保险的“基本”保障职能与商业健康险的“非基本”保障职能界定模糊,多数上市险企春节后全面转型保障型产品销售,限制了商业健康险在医疗保障体系中灵活、多样、专业等优势的发挥。业界人士大多持谨慎乐观的态度,海通证券认为,政府应更多地以“中间人”的身份在二者之间进行协调。健康险保费占比有望继续提升。保障型增速将高于整体新单增长。对于人身险市场的未来预期,商业健康险应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对于基本医疗保险以外的保障项目,

  2017年的健康险保费增长有所放缓,这是源于监管机构对市场的整治力度加强,在健康险名义下的大量理财型保险产品被停售,保险公司开始谋求业务转型。不过,随着保险回归保障的理念更加深入,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更加重视健康险业务,部分人身险公司将主要精力集中在该板块,同时财险公司也积极参与短期健康险业务的经营,在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中碰撞出创新火花,推出新产品和经营新模式。因此,健康险原保费从2018年二季度结束了同比负增长态势,重新回到正增长的轨迹上,且增幅逐渐加大。

  

更好地指导和规范商业保险公司与各地基本医保、医疗机构就医疗信息进行系统对接

  申万宏源研报显示,“老7家”、平台型、银行系、专业健康险公司和养老险公司2019年首月原保费同比增速分别为11.9%、62.4%、7.3%、14.9%和6.54%。从上市寿险公司来看,其在“开门红”期间的策略对首月保费增速的影响较大,部分险企已将重心转向保障型产品。以新华保险为例,公司1月寿险保费增速6.93%,在6家上市寿险公司中排名第二。这与公司个险渠道聚焦长期保障型业务,持续推动保费结构改善分不开。数据显示,新华保险健康险首年保费占首年保费比例由2016年上半年的15%升至2017上半年的36%,并进一步提升至2018上半年的55.5%。

  

  近日,银保监会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1月份,健康险业务原保费实现798亿元,较去年同期的532.34亿元大增50%,创下增速新高。赔款和给付为223亿元,同比增长37.6%。分地区来看,健康险原保费增速排名前五的为西藏437.6%、安徽115.9%、山西103.4%、广西96.0%和江西73.2%。分析人士指出,1月份健康险的快速增长与2019年行业开门红策略有关,主流险企主动收缩短交储蓄型业务,拉长缴费期限的同时,强化了健康险等保障型业务的考核。

  认为其是支撑行业持续快速发展的重要领域,而健康险首月的保费增速也证明了这种乐观判断的合理性。商业保险机构在与社会保险部门就某些经办问题协调过程中始终处于劣势,预计2019年全年,在保障型产品的带动下。

  保险公司应从组织变革、经营体系、队伍建设三方面提高专业化经营水平。监管层可考虑将健康险作为与财险、寿险并列的业务板块进行规划,设计并不断完善专业化的监管制度,构建产、寿、健分业经营、专业发展的监管机制;严格规范健康险领域的进入门槛,在加大对险企的监管力度,引导其规范经营的同时,要积极与卫生、社保等部门沟通合作,为健康保险的发展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更好地指导和规范商业保险公司与各地基本医保、医疗机构就医疗信息进行系统对接

上一篇:在村医帮助下服完药后半小时 下一篇:为医疗系统带来更加沉重的压力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